<address id="vzrl7"></address>

    <thead id="vzrl7"></thead>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 啟真新論

      建設開放包容的大學博物館

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5-26來源:人民日報(海外版)作者:樓可程0

      “偉大的大學要有偉大的博物館”。近年來,中國的大學博物館迅速發展,總數已超過300家,一些高水平綜合性大學紛紛建成高質量的博物館,有的大學甚至已形成或正在規劃建設博物館群。大學博物館已成為中國博物館體系的一支重要力量,在高等教育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,已得到教育部、國家文物局的日益重視和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。

      2019年9月,籌備逾10年的浙江大學藝術與考古博物館正式開館。浙大藝博館的定位是文明史、藝術史教學博物館,展覽和教育活動皆向社會開放。開館四個展覽為“漢唐奇跡”“中國與世界”“國之光”“北朝記憶”,并推出一系列教育活動,包括學術講座24場、工作坊20場,累計接待觀眾12.5萬人次,受到浙大師生和社會公眾好評。

      今年國際博物館日以“致力于平等的博物館:多元和包容”為主題,正是大學博物館重新思考和認識自身定位、功能的契機。大學是引領社會文明發展的教育機構和學術組織,其基本職能包括人才培養、科學研究、社會服務、文化傳承與創新、國際交流合作等,首要任務是人才培養。因此大學博物館的核心職能是服務大學教學,在此基礎上,還要服務社會公眾,促進文化交流和資源共享。大學擁有充沛的多學科師資力量,這是大學博物館的重要優勢。在追求開放、包容、多元方面,大學博物館還有很大的潛力亟待挖掘。

      藏品是博物館的根基。各家大學博物館的藏品數量、質量差別很大,但總體上存在藏品類別多樣性不足的問題。如文明史、藝術史類大學博物館,絕大部分藏品為中國文明的文物和藝術品,缺乏對人類不同文明的收藏,難以滿足國際化人才培養的需要。這兩年,大學博物館逐漸重視對多元文明的關注和收藏。浙江大學藝術與考古博物館正在踐行全文明收藏理念,根據“中國為中心,世界為脈絡”原則,收藏人類不同文明、不同時代的文物與藝術品,在深化學生對本國文明認識的同時,也致力于培養學生的多元文明意識,開闊其國際視野。這是一個宏大的計劃,也許需要幾代人去努力。目前重點開展的亞洲文明收藏,已經取得可喜的進展,特別是日本文化有關文物的購藏,已具備教學標本基礎。

      展覽是博物館藏品發揮價值的基本手段。當前,大學博物館的展覽,常設陳列居多,臨時展覽較少;科普性的多,專題研究型的少;中國文明的多,外國文明的少;古代文明的多,當代藝術的少。特別是缺少服務大學通識教育、專業教育課程的教學展覽。一些大學博物館存在展覽與教學脫節的現象,也缺少任課教師深度參與展覽策劃。這似乎有違大學博物館建立的初衷。浙大藝博館主要舉辦兩類展覽:一是教學標本展,主要服務于浙江大學的通識教育和專業教育;二是學術成果展,發布國內外藝術與考古領域的研究成果。浙大藝博館開館特展“漢唐奇跡”是自主策劃的學術成果展,是對藝術史學者方聞提出的“漢唐奇跡”的視覺闡釋。學術論文的主要受眾是學者,對于社會公眾而言是艱深的,但是文物陳列和配套教育活動,可以讓觀眾親身觀看和體驗,增進對學術思想的了解。配合“漢唐奇跡”展還舉辦了“唐人生活”系列工作坊,其中的漢唐服飾復原展示秀非常受觀眾歡迎,可以直觀地看到從漢代到唐代的服飾妝容演變。以博物館為媒介,高校的學術成果可以傳遞給社會公眾,而觀眾的反饋也可以為學術研究帶來一些啟發。

      隨著互聯網、云計算和VR技術的快速發展,數字化展示、云展覽、VR體驗等成為博物館展陳的新趨勢。在疫情防控期間,大學博物館加速推出線上展覽、直播、講座、培訓等,方便、安全、高效地滿足了觀眾的需要。今年2月,浙大藝博館聯合浙大宣傳部打造“浙江大學在線公開課”,將博物館課程搬到線上,白謙慎館長主講的“中國書法的經典問題”、瞿煉博士主講的“魏風堂堂:云岡石窟的百年學術史”等都受到觀眾好評。

      博物館肩負文化和教育雙重使命,大學博物館在這兩個方面有著獨特而重要的作用。浙大藝博館將開門辦館,廣泛借鑒世界一流大學博物館的成功經驗,努力打造開放包容、多樣文明和推廣學術的博物館,為培養優秀人才、提升民族文化自信、推動文明交流互鑒做出積極貢獻。

      作者:樓可程,浙江大學藝術與考古博物館常務副館長。原載于《人民日報(海外版)》2020年5月18日07版。)


      零点棋牌官网